<sup id="2qc6e"></sup>
<object id="2qc6e"><wbr id="2qc6e"></wbr></object>
<sup id="2qc6e"></sup>
<rt id="2qc6e"></rt>
<object id="2qc6e"><noscript id="2qc6e"></noscript></object>
<rt id="2qc6e"><optgroup id="2qc6e"></optgroup></rt>
現采資訊-掌握一手資訊
現采資訊LOGO
廣告位 950X90
當前位置: 主頁 > 熱點
時間:2018-11-04來源:作者:現采網編
p;來源:解放網摘要:“詞中之龍”的壓卷之作竟有三大遺世難題宋詞是宋代文學的最高成就,它與唐詩被譽為中國古代文苑的雙璧。據不完全統計,有宋一代三百多年,流傳至今的詞人有一千四百多家,詞作兩萬多首。其中,個人詞作

宋詞第一人辛棄疾最霸氣的一首詞,堪稱巔峰之作,卻遺存三個難題,讓后人無比糾結

2018-11-04 06:40    來源:解放網

摘要:“詞中之龍”的壓卷之作竟有三大遺世難題

宋詞是宋代文學的最高成就,它與唐詩被譽為中國古代文苑的雙璧。據不完全統計,有宋一代三百多年,流傳至今的詞人有一千四百多家,詞作兩萬多首。其中,個人詞作數量排在第一位的是辛棄疾629首,排在第二位到第六位的是蘇東坡362首,劉辰翁354首,吳文英341首,趙長卿339首,張炎302首,都只有辛棄疾的一半左右。從詞作的影響來說,主要有豪放派代表詞人蘇軾、辛棄疾和婉約派代表詞人柳永、李清照。詞作數量和影響綜合排名,辛棄疾無疑是名副其實的冠軍。因此,清代學者張其錦稱贊“稼軒為盛唐之太白”(《梅邊吹笛譜跋》)。晚清著名詞人、詞論家陳廷焯說:“辛稼軒,詞中之龍也,氣魄極雄大,意境卻極沉郁。”(《白雨齋詞話》卷一)

“壓卷之作”的版本問題

在辛棄疾的六百多首詞作中,被稱為“壓卷之作”的是《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明代著名學者、詩人、詞人,《三國演義》開篇詞《臨江仙》“滾滾長江東逝水”的作者楊慎(字用修,號升庵)說:“辛詞當以《京口北固懷古》(永遇樂)為第一。”(清馮金伯編《詞苑萃編·卷五?品藻三》引)清代田同之也說:“稼軒詞以‘佛貍祠下,一片神鴉社鼓’為最。”(《西圃詞說》)

教育部2017年頒布的普通高中語文課程標準,把這首詞列入推薦背誦篇目。課標要求“閱讀古代典籍,注意精選版本。”之所以要注重版本,是因為版本乃閱讀古代典籍的前提,如果版本出了問題,那閱讀就成了“三豕涉河”,鑒賞就成了“郢書燕說”。所以,古來大學者都非常重視版本問題。清代張之洞在《書目答問·略例》中就說:“讀書不知要領,勞而無功;知某書宜讀而不得精校精注本,事倍功半。”

辛棄疾詞集主要有兩種傳世版本:第一種是四卷本的《稼軒詞》,分甲集、乙集、丙集、丁集四集,這是辛棄疾在世的時候編成的,大致按寫作時間先后為序(也有一些作品未按寫作時間先后排列);第二種是十二卷本的《稼軒長短句》,按詞調長短排列,同一詞調中的作品大致按寫作時間先后編排。《稼軒長短句》中收有辛棄疾的絕筆詞作《洞仙歌·丁卯八月病中作》,由此可以推知該集是在辛棄疾逝世以后編成的。

《稼軒詞》甲集為辛棄疾的門人范開所編,收錄辛棄疾的詞作一百多首。書前有淳熙戊申(即淳熙十五年,1188年)正月元日寫的序言,序言稱:“(范)開久從公游,其殘膏剩馥,得所沾焉為多。因暇日裒集冥搜,才逾百首,皆親得于公者。”辛棄疾生于一一四〇年,淳熙十五年辛棄疾四十九歲(古人都是以虛歲計算年齡),由此可以推知,《稼軒詞》甲集所收錄的詞作都是辛棄疾四十九歲以前的作品。《稼軒詞》乙集當在紹興二年(1191)編成,所收詞作大部分是甲集編成以后四年之內的作品,也有少數是補收辛棄疾四十九歲以前而甲集失收的詞作。《稼軒詞》丙集所收大多是辛棄疾五十三歲至六十二歲這段時間的詞作,也有部分是這以前所寫而乙集失收的詞作。《稼軒詞》丁集所收是補充前面甲集、乙集和丙集失收的詞作,這些詞作的寫作年代難以考辨。嘉泰三年癸亥(1203)夏,六十四歲的辛棄疾被起用知紹興府兼浙東安撫使;嘉泰四年甲子(1204),加寶謨閣待制,差知鎮江府。《稼軒詞》丙集和丁集,都沒有收錄辛棄疾六十四歲以后的詞作,由此可以推知,丙丁兩集當是編成于嘉泰元年(1210)。

【元大德三年(1299)廣信書院刻本《稼軒長短句》卷五《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書影】

南宋四卷本《稼軒詞》的原刻本已佚,清代影宋本《稼軒詞》只有甲乙丙三集,缺丁集,沒有本詞。明代吳訥 (1368—1454)編纂的《唐宋名賢百家詞》中有《稼軒詞》四卷,甲集、乙集、丙集、丁集各一卷,凡收辛詞四二七首。《唐宋名賢百家詞》當時沒有刻本,只有少數鈔本傳世,其中以明代毛晉(1599—1659)精寫本最為著名。 清代乾隆年間編纂的《四庫全書》,據明代毛晉所刻《稼軒詞》四卷謄寫。

中華民國二十二年十二月,商務印書館影印明代毛晉汲古閣輯刻《宋六十名家詞》,內收“稼軒詞四卷”鈔本。

十二卷本的《稼軒長短句》,據宋《直齋書錄題解》及《宋史·藝文志》著錄有宋信州刻本,今不傳。目前我們所能見到的最早最完整的版本,是元大德己亥(大德三年,1299年)鉛山廣信書院孫粹然、張公俊刊本《稼軒長短句》,共十二卷,收錄辛棄疾詞五七二首。

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高中語文必修教材第三冊注釋說“選自《稼軒長短句》”,卻沒有說明具體是哪個版本。根據教材古詩文所選用的版本基本是標點整理本而非原版的古代善本來推測,教材第三冊用的可能是復旦大學陳允吉教授點校的《稼軒長短句》(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1月第1版)。該詞后被選入教材第四冊《辛棄疾詞兩首》(另一首是《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注釋說:“選自《稼軒詞編年箋注》(古典文學出版社1957年版)。”這個版本是北京大學鄧廣銘教授整理箋注的初版本,當時,鄧先生還沒有見到元刊本《稼軒長短句》。1962年10月,中華書局出版了增訂再版的《稼軒詞編年箋注》。鄧先生在“增訂再版題記”中說:“在影印的元大德廣信書院刊本出版之后,我又取來進行了一次復校。凡第一版中校勘方面的疏漏之處,今次已全部予以改正。”“第一版中的箋注和對各詞的系年,都有一些不夠恰當甚或錯誤之處,凡其已經讀者指出或被我自己覺察到的,今次已全部作了修改。”“第一版中各詞的句讀標點,間有與《詞譜》的規定稍有出入之處,這次也全都改從《詞譜》。”并且“對于辛詞中使事、用典及其脫胎于前人詩文成語等處”都作了大量的補充。1993年10月,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了“增訂本”《稼軒詞編年箋注》,該本是鄧先生從“八十年代之初”,“斷斷續續”“十四個年頭”修訂補充的新成果(增訂三版題記)。不知教材為什么不用后出轉精的增訂再版或增訂三版,而偏偏要用有“疏漏”、“有一些不夠恰當甚或錯誤之處”的第一版。

“壓卷之作”的標點問題

高中語文必修教材所用的兩個版本都是標點整理本,按說,文字和標點都應該與所選用的版本相同,但教材中本詞的標點卻與所選版本有出入。詞牌是有固定的字數、句數和平仄韻律的,標點一錯,有時就跟《詞譜》格律的句數和字數對不上了。

如 “英雄無覓孫仲謀處”和“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原版本均作“英雄無覓,孫仲謀處”和“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可是,高中語文必修教材卻把原本各自的兩個四字句都變成了一個八字句。教師教學用書必修第三冊說:“此調句法大多為四字句,而以五字句或六字句結住一層”,并沒有八字句。而且,《永遇樂》上下片各為十一句,按照高中語文必修教材的標點,上片就變成九句了。

又如高中語文必修教材的“想當年,”和“憑誰問:”這兩處停頓,在詞譜中全是“讀”,教材卻變成了一個“讀”一個“句”(冒號屬于“句”)。增訂再版《稼軒詞編年箋注》作“想當年:”和“憑誰問:”,兩處都是冒號。這就把《詞譜》中的兩處“讀”(dòu,現代標點用頓號)全都變成了“句”。“增訂本”《稼軒詞編年箋注》(增訂三版)將增訂再版的這兩處冒號都刪去了,也不妥,因為這樣就體現不出《詞譜》的“讀”了。詞律中的“讀”,表示念到這里要稍稍停頓一下,音樂在這里有個短暫的休止。

辛棄疾這首“壓卷之作”,不僅高中語文教材所加的標點有錯誤,而且大學教材和一些名家整理本和選注本,所加的標點也有錯誤。

如復旦大學教授朱東潤先生主編的《高等學校文科教材中國歷代文學作品選》中編第二冊(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6月第1版第90頁),就把“英雄無覓,孫仲謀處”,標點為“英雄無覓、孫仲謀處”;把“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標點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把“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標點為“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在三處本該用逗號的地方都用了頓號,這就混淆了詞譜中“句”和“讀”的區別,使讀者誤以為這幾處頓號在詞譜中全是“讀”。實際上,《永遇樂》仄韻正體只有兩處“讀”,都在上下片的第十句。也就是本詞的“想當年、金戈鐵馬”和“憑誰問、廉頗老矣”。而且,詞中的“讀”,雖然也有短暫的停頓,但它是“句”中的停頓,有“讀”的地方不算一句。也就是說“英雄無覓,孫仲謀處”,在詞中是兩句;如果標點成“英雄無覓、孫仲謀處”,那就是一句了。把三個逗號變成了三個頓號,原來的六句就變成三句了。另外,“憑誰問、廉頗老矣”,該書標點為“憑誰問:廉頗老矣”,這又把詞譜中本應“讀”的地方誤成了“句”,而且把原來的一句變成了兩句。北京大學林庚教授和山東大學馮沅君教授主編的《高等學校文科教材中國歷代詩歌選》下編一(人民文學出版社1979年11月第1版第744頁),也把“英雄無覓,孫仲謀處”,標點為“英雄無覓、孫仲謀處”。因為該書本詞的其他標點都沒有問題,只有這一處標點錯誤,也許是手民之誤。

唐圭璋教授編的《全宋詞》(中華書局1965年6月第1版第一九五四頁),把“想當年、金戈鐵馬”,標點為“想當年,金戈鐵馬”;把“憑誰問、廉頗老矣”,標點為“憑誰問,廉頗老矣”。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唐宋詞鑒賞辭典》南宋遼金分冊(1988年8月第1版第1608頁),把“想當年、金戈鐵馬”,標點為“想當年,金戈鐵馬”;把“憑誰問、廉頗老矣”,標點為“憑誰問:廉頗老矣”。這樣一來,《永遇樂》詞譜中就沒有“讀”了,而且還多出了兩句,上下片都成了十二句。

辛更儒先生的《辛棄疾詞選》(中華書局2005年11月第1版第213頁),把“想當年、金戈鐵馬”,標點為“想當年金戈鐵馬”;把 “憑誰問、廉頗老矣”,標點為“憑誰問,廉頗老矣”。這不僅使《永遇樂》上下片都沒有了“讀”,而且上片還是十一句,而下片卻成了十二句。辛更儒先生在后來出版的《辛棄疾集編年箋注》(中華書局2015年11月第1版第一八一八頁)中,又把《辛棄疾詞選》的“憑誰問,廉頗老矣”,標點為“憑誰問廉頗老矣”,與“想當年金戈鐵馬”一樣,中間都沒有了停頓,詞譜中也就沒有“讀”了。

“壓卷之作”的平仄問題

詞牌《永遇樂》又名《消息》,清毛先舒《填詞名解》云:“《永遇樂》,歇拍調也。唐杜秘書工小詞,鄰家有小女名酥香,凡才人歌曲悉能吟諷,尤喜杜詞,遂成逾墻之好。后為仆所訴,杜竟流(流放)河朔。臨行,述《永遇樂》詞決別,女持紙三唱而死。第未知此調,創自杜與否。” 《永遇樂》有仄韻、平韻兩體,仄韻始于北宋柳永,平韻始于南宋陳允平。仄韻正體之外,還有五種變體,加上平韻一體,共七體。《欽定詞譜》以蘇軾《永遇樂》(明月如霜)為正體,雙調一百零四字,上下片各五十二字十一句四仄韻。

辛棄疾的這首《永遇樂》,也屬于《欽定詞譜》中的仄韻正體,但下片有兩處平仄與《欽定詞譜》不合,一是第三句“贏得倉皇北顧”中的“北”,二是第九句“一片神鴉社鼓”的“社”,這兩處都是仄聲,但《欽定詞譜》(文淵閣四庫全書本《御定詞譜》同)和明張《詩馀圖譜》(卷之三)、清萬樹《詞律》(卷十八)中的《永遇樂》,這兩處都是平聲(不可仄)。南宋姜夔(堯章)有一首和章《永遇樂?北固樓次稼軒韻》,下片第三句“數語便成三顧”的“三”和第九句“難忘長淮金鼓”的“金”也都是平聲。那么,“詞中之龍”的這首壓卷之作怎么會不靠“譜”呢?

原來是《詞譜》有問題。今天流傳的《詞譜》,是明、清人通過對大量詞作進行研究,歸納概括出來的,這就難免會有以偏概全的錯誤。今存稼軒詞《永遇樂》共五首,其中“怪底寒梅”這首下片第九句“且自訪梅踏雪”的“踏”也是仄聲。另外,宋蔣捷的《永遇樂?綠蔭》下片第三句“放得斜陽一縷”的“一”也是仄聲(今讀平聲,古讀入聲屬仄聲)。宋趙以夫《永遇樂?七夕和劉隨如》下片第九句“枉了錦箋囑付”的“囑”,也是仄聲。由此可見,《欽定詞譜》把這兩處定為平聲“○”(不可仄)確是錯了,都應改為“?”(本平可仄)。由于“詞譜”是“欽定”,所以有清一代沒人敢指責,這也是封建獨裁統治下文化的悲劇。

這首詞的正確標點和詞律應該是:

千古江山, 平仄平平(句)

英雄無覓, 仄平平仄(句)

孫仲謀處。 平仄平仄(韻)

舞榭歌臺, 平仄平平(句)

風流總被, 平平仄仄(句)

雨打風吹去。 仄仄平平仄(韻)

斜陽草樹, 仄平仄仄(句)

尋常巷陌, 平平仄仄(句)

人道寄奴曾住。 仄仄仄平平仄(韻)

想當年、金戈鐵馬, 仄平平(讀)平平平仄(句)

氣吞萬里如虎。 仄平仄平平仄(韻)

元嘉草草, 平平仄仄(句)

封狼居胥, 平平平仄(句)

贏得倉皇北顧。 仄仄仄平平仄(韻)

四十三年, 仄仄平平(句)

望中猶記, 平平平仄(句)

烽火揚州路。 平仄平平仄(韻)

可堪回首? 仄平平仄(句)

佛貍祠下, 平平仄仄(句)

一片神鴉社鼓。 仄仄仄平平仄(韻)

憑誰問、廉頗老矣, 仄平仄(讀)平平仄仄(句)

尚能飯否? 仄平仄仄(韻)

為了看起來方便,這里用平表示本平可仄,用仄表示本仄可平。

詞的選注本極少有標注詞譜的,臺灣汪新先生的《新譯宋詞三百首》加了詞譜,可惜錯誤太多。該書《前言》說:“每調一一按照詞律、詞譜、牌名、音韻字數,加以說明,字旁用附號注了平仄,平用○仄用●可平可仄用?。”(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一九七二年初版,一九八七年八月七版)前言說用了三種“附號”,可是正文卻用了四種,多了一種“?”。《欽定詞譜》等用“?”表示本平可仄,用“?”表示本仄可平,而《新譯宋詞三百首》中有些標注“?”的字并不表示本仄可平。如本詞的“舞榭歌臺”,《欽定詞譜》是“??○○”,即“平仄平平”;而該書標注的卻是“?●○○”,即“仄仄平平”。再如“贏得倉皇北顧”中的“北”和“一片神鴉社鼓”的“社”,該書都標注為“●”即仄聲(不可平),而《欽定詞譜》和《詞律》這兩處都是“○”,即平聲(不可仄)。僅這一首詞的平仄就標錯了這么多(還不是全部),那還不如不標了。

另外,詞中“封狼居胥”的 “胥”和 “贏得倉皇北顧”的“得”以及“四十三年”的“十”,在現代漢語中都是平聲字,而詞譜這幾處都是仄聲(不可平),這是不是也不合詞譜的平仄呢?不是的,因為“胥”、“得”和“十”這三個字,在古代漢語中都是入聲,屬于仄聲字,與詞譜的平仄正相吻合。

本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果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編輯聯系 QQ:133527920[備注:信息處理] 廣告及合作請聯系微信號xizitv[備注:合作]

相關新聞

相關視頻

當前熱點
  • 東方財富跌停回應

    2018年2月9日,東方財富跌停,隨后創業板指數從1600漲到1900, 今天東方財富又跌停了…你知道該怎么做了嗎? 板塊梳理:特高壓受能源局消息影響當日高潮,...

  • 小威侮辱裁判被罰

    ...

  • 吉首夫妻遭拘禁

    中新網9月10日電 湖南省湘西自治州公安局官方微博10日發布通報稱,2018年9月7日,湖南吉首市一對夫妻凌晨被人從家中挾持暴打,遭非法拘禁。 目前,涉案主要嫌...

  • 姐弟相隔16天出生

    山東省婦幼保健院產科專家范玉芹及兒科專家黃磊告訴記者,母親是通過試管嬰兒技術懷孕成功的,在懷孕25周的時候突發先兆流產,雙胞胎姐弟相隔16天出生。由于第一胎出生...

  • 娘炮歪風引熱議

    在性別學專家看來,網絡上對"娘炮"的批評都源于"性別刻板印象"。中山大學社會學與社會工作系副教授丁瑜解釋,日常生活中人們...

  • 張雨綺疑懟大S

    她還直言,"讓男人幫自己剝蝦的人太作了。"這番耿直的言論,因為她曾是汪小菲前女友的身份而被加上了火藥味,很多網友理解為是在隔空懟大S。 其...

  • 大巴司機開車吃飯

    ◆長途大巴司機為了治腰椎病,每天步行1.5公里上班 10月4日早上7點,天已經大亮,呂遠飛從他租住的佛崗新區出發,路過街邊的早點攤,他坐下叫... 呂遠飛說,平...

  • 72歲富翁招妻

    ...

  • 劉曉慶憶入獄風波

    ...

  • 張馨予抱萌娃搞怪

    抱萌娃母愛滿滿。 照片中的張馨予素顏出鏡也超美的,整張臉都小小的,戴著棒球帽顯得少女感十足,清新不做作。對著鏡頭做搞怪的表情,比耶的時候也非常可愛。還有一張照片...

廣告位:250X250
廣告位:728X90
双色球
<sup id="2qc6e"></sup>
<object id="2qc6e"><wbr id="2qc6e"></wbr></object>
<sup id="2qc6e"></sup>
<rt id="2qc6e"></rt>
<object id="2qc6e"><noscript id="2qc6e"></noscript></object>
<rt id="2qc6e"><optgroup id="2qc6e"></optgroup></rt>
<sup id="2qc6e"></sup>
<object id="2qc6e"><wbr id="2qc6e"></wbr></object>
<sup id="2qc6e"></sup>
<rt id="2qc6e"></rt>
<object id="2qc6e"><noscript id="2qc6e"></noscript></object>
<rt id="2qc6e"><optgroup id="2qc6e"></optgroup></rt>